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欢迎来到南京市文靖东路小学!今天是: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教师发展>>阅览文章

[原创]印象“天长”——11月5日-6日杭州培训收获记

时间:2015/11/11 23:29:17 来源:盛慧 字体显示: 阅读:1015

印象“天长”

                          ——11月5日-6日参加2015中国杭州名师名校长论坛·“天长”国际华文教育研讨会收获记

115日至6日,黄帅老师一行四人,怀着诚挚的学习心前往杭州参加2015中国杭州名师名校长论坛·“天长”国际华文教育研讨会本次研讨会邀请了中国(包括香港地区、台湾地区)和马来西亚等地众多名师名校长,将通过主题演讲、专题对谈、课堂展示等方式,广泛探讨全球视野下华文教育的发展方向、华文教育的理论,并围绕“内容的选择和学教方式的变革”这一主题进行深入探究。四位老师认真听,用心思,怀揣着满满的收获回到了校园。

附老师们的收获:

 

杭州名师名校长论坛有感

黄帅

    本次研讨会邀请了中国(包括香港地区、台湾地区)和马来西亚等地众多名师名校长。研讨会开幕式上,上城区教育局长项海刚表示,教育国际化是要具备国际化的视野和理念,而非简单的出国。上城区的教育一直走在前沿,先后有16位特级教师,可谓是群星璀璨。

  杭州天长小学校长楼朝辉简单介绍了天长小学的办学理念。他表示,诞生了10位特级教师的天长,一定会以更开放、更年轻的姿态迎接更多远方来的客人,共话华文教育发展。

  在课堂展示环节,清华附小的老师李春虹执教的绘本阅读课《铁丝网上的小花》,正式拉开了本次研讨会的大幕。清华附小的校长窦桂梅做了简单点评,并带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主题教学的演讲。

  窦校长从主题教学的三个关键事件谈起,阐述了如何撬动学校整体立人,以及清华附小的成志教育。窦校长教了30年书,一直在探讨语文的教育。我主张语文立人,语文老师要明确我是教语文的、我是教人语文的、我是用语文教人的

  窦校长表示,在课堂上,决不可长篇大论评价学生,大可以把这个环节交给其他学生完成,要把课堂交给学生,让学生站在课堂正中央。

   6日的研讨则邀请了大陆、香港地区、台湾地区和马来西亚等地众多名师名校长,通过主题演讲、专题对谈、课堂展示等方式,探讨全球视野下华文教育的发展方向、华文教育的理论,并围绕内容的选择和学教方式的变革这一主题进行深入探究。

【校园文化考察】

杭州天长小学东坡校区校园景观文化亮点

第一部分 生态校园

绿色校园

学校门厅前的古樟,教学楼中间高大的银杏和鹅掌秋,已有五六十间的树龄。校园东面的小竹林和藤蔓架,南面的爬山虎,草皮,用绿色装点着校园的中每个角落。自然绿与“天长蓝”相互呼应,装扮出天长小学和谐的校园环境。

丛林空间

校园门厅、走廊采用了仿丛林设计,树形的书屋、柱子,天花板上的蓝色云朵,再配上各种动物造形的小桌凳,孩子们仿佛在一个仿真的大自然中学习,在大自然中自然地成长。

第二部分 人文校园

方便储物柜

   学校在每个教室都为孩子们配备了储物柜,方便孩子们存放学习、生活用品。

贴心洗手池

    学校在每个教室都配备了洗手池,方便本班的学生;另外在每个卫生间旁的洗手池还专门设计了高低位、洗手液和热风吹干机,方便孩子们使用。

新风系统空调

   新风系统空调可以实现房间空气和室外空气之间的流通、换气,还有净化空气的作用,为孩子们提供一个健康的学习空间。

吸音天花板

教室天花板采用了德国进口的吸音石膏板,没有回音,也减少了相邻教室之间的声音干扰,让老师上课和孩子们听课效果更好。

第三部分  文化校园

开放式校门

学校西大门采用开放式设计,厚重的巨石上是集沙孟海先生字的校名“杭州天长小学“,衬以假山、流水,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融入了西湖的元素,从学校门口经过即可感受到学校开放的底蕴。

文化景观墙

    学校西大门文化景观墙上刻有著名书法家沙孟海的书法作品——苏东坡的诗《饮湖上初晴后雨》。因为学校座落在西湖边东坡路上,选用这首赞美西湖的诗再适合不过。这也是在设计校园时,对传统文化的现代理解的最好的诠释。

门厅景观墙

   走进学校大门,门厅景观墙加入了钢架结构,融入蓝色和拱门元素,隐藏在墙面中,还有篆书书写的“天长”二字。天长已经为孩子们开发了书法课程,书法文化的渗透,正是为天长的孩子书法学习营造氛围。

阅读大空间 

学校在每层楼的走廊空间设计了用彩色绳索纺织的树型书屋,整个走廊其实就是一个开放的阅读空间。学校给教室配备了书柜,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图书角。教室里的书柜、走廊上的树型书屋,再加上每个楼层的阅读室,阅读无处不在,学生学习、游戏的地方就是阅读的地方。

文化天花板

   走在综合楼每个楼层的走廊上,一抬头你就可以看到各种刻画,有梅兰竹菊,有西湖十景,有英文单词,而且为了方便孩子写书法,天花板上等特别采用了无影灯。

艺术体验区

    从教学楼的“梦幻舞台”往西,是一道美轮美奂的拱形通道,在通道的左侧有琴房,右侧是合唱教室,再往里走是舞蹈教室和音乐教室。这里是“艺术的殿堂”,孩子们在这里可以体验到美妙的音乐、优美的舞蹈。在教学楼的西侧,则是孩子们学习书法绘画的书画教室,在这里孩子们可以学习各种书法和绘画。

东坡小学堂

    学校在西大门左侧一楼特别设置了一个东坡小学堂,学校这几年在打造东坡文化课程(天长伢儿诵经典、天长伢儿练书法、天长伢儿寻东坡),这里将成为孩子们接受传统文化熏陶的一角。

第四部分 交往校园

国际交往

   随着教育国际化的步伐迈进,学校这些年来与美国、韩国、台湾、香港等地学校都有常态化的游学访问交流,是中美“千校携手”参与学校之一。学校将在校园文化布置上加入国际理解的要素,在洗手间设置Hello Kitty、哆啦A梦的元素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并且会在相关走廊展出相关海外游学资料、国际交流材料等。

活动走廊

教学楼每层都有六米宽的走廊。在设计上,每个走廊都极富童趣,有着彩色的“丛林”、各种各样的“动物”和漂亮的“天空”,在这个大空间,孩子们可以交朋友、阅读、游戏等等,老师们也可以在此组织各种特殊课程的学习。

梦幻舞台

    在教学楼二楼东面通往音乐厅的通道口,专门设计了一个“梦幻舞台”。可以容纳1-2个班的孩子在这里合唱、排练和搞班级活动,为孩子的成长提供了一个交往展示的空间。

校外交往

  学校地处西湖边黄金地段,场地有限。学校在设计时就考虑将学生的学习场所向校外延伸,有些体育课可以到西湖边去上。

第五部分  探索校园

  秘密植物园

    学校东面的藤蔓架,等以后藤蔓盖满整个架子后,这里就成了一个“秘密植物园”了。在这里,孩子们可以在科学老师的指导下种植、观察各种不同的植物,探索大自然中不同植物的奥秘。

“亲密接触”水表

校园里还特意安装了一个裸露在外可以随时供孩子们观察的水表。结合学校的综合实践活动,孩子们可以跟水表来一次“亲密接触”,研究一下学校的用水情况。

拱形活动区

   在综合楼和教学楼中间的操场上,学校还专门设计了一个拱形的活动区,拱形边将种植藤蔓类植物,拱形下面的小水池中将养殖一些鱼类和水中植物,待藤蔓挂满整个拱形,这里定会成为孩子们课间游戏、探索的绝佳空间。

 

水木天长

陈倩倩

   两天的杭州之行,收获颇丰。有幸听到了来自中国以及马来西亚老师所授的优质课,在深度对谈中又感受到国内外不同教育思想的碰撞,吸收了好多教育营养。

                 专挑举手慢的孩子发言

   李玉贵老师是台北市国语实验小学教师,一直从事小学教学、教材开发和课题研究,台湾语文教育专家。近年来,致力于两岸语文教学交流。

     她给天长小学的孩子们上了一节绘本阅读课,以无字图画书《推土机年年作响,乡村变了》为例,生动地演绎了如何培养孩子们的听说内省的能力,让现场老师们大开眼界。

   老师运用多媒体接连打开了七张图片,图片的场景很相似,有房屋、汽车、街道和路人。在课的前十五分钟,老师让学生们玩找茬游戏,找找图中的不同与相同之处。

   “这几幅图可以怎么排列?”“你有多少发现?”现场不断有学生举手,被李老师挑中发言的是一位一开始没有举手的孩子。李老师说:“答案不重要,思路才重要。”

   李老师声音轻柔、干净、不急不缓,她的课堂节奏很慢,而且不挑举手最快的那批孩子发言。这种做法值得提倡,因为这样孩子们有时间去思考,学会去思考,而不急于发言。

小组合作新形势

来自马来西亚的郭史光宏老师为我们带来了一节侦探故事阅读课:《聪明的化妆师》,不一样的国度有着不一样的教学思路和方式,而他的课也给了我新的视角来看我们的教学。他的教学设计主要分为三大块,首先是基础题部分,在这一部分的时候光宏老师采取了小组合作的方式让同学们完成基础题中的五个问题;紧接着光宏老师提升了问题的难度,先后出示了挑战题与思考题两大题,挑战题中的两大题主要让是加强孩子对文本的理解以及对文中人物的分析;而思考题则让孩子思考结局换一种写法是否会更好以此来训练学生批判质疑的能力。光宏老师的课环环相扣,潜移默化的吸引着学生走近文章,探索文章。

值得一提的是光宏老师采取小组合作的方式,他在课堂最开始即在讲解问题难度最小的基础题时采取了小组合作的方式,而在挑战题与思考题是并没有采取小组合作的形式,这与我们平常采取小组合作的形式恰好相反。对于这一点光宏老师做了详细的说明,智慧是孩子自己的,只有给孩子足够的时间思考才能有好的想法,而小组合作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会的学生依旧会,不会的学生则不会有自己的答案,他的答案是别人给他的,这样反而不利于孩子的思维发展。这确实是小组合作中的一个难题,光宏老师不一样的小组合作方式值得我们深思。

两天的培训很充实,老师们的观点在引发我们思考的同时也给了我们和很多启发,这些收获如同明灯,指引这我,让我的教师之路更加平坦。

 

印象天长

 晋萍

此次杭州天长小学之行,见识了一些大腕的风采,记住了他们的姓名和相貌,观摩了他们的课堂教学与展示,聆听了他们的思想交流与碰撞,关注了他们的微博和著作,回味着他们的从容与睿智,启迪着我教学前行脚下的路。

群文阅读——蒋军晶

蒋军晶老师的群文阅读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翻阅着他编著的《群文阅读·新语文读本》12册,我深深的折服,先进的阅读教学理念已经落实的如此实在可行。潜心阅读书的前言,我为群文阅读的教育智慧所吸引。

《群文阅读·新语文读本》收录了古今中外许许多多奇妙、优秀的作品,这些作品根据某一个“议题” 组合在一起,有时候是把“作家”作为议题,有时候是把“体裁”作为议题,有时候是把“观点”作为议题,有时候是把“表达形式”作为议题,有时候是把“人文主题”作为议题,有时候是把“阅读策略”作为议题,旨在引领在群读中求同、比异、整合、判断,从而找到阅读的乐趣,发现文学的奥秘,发现阅读的方法,发现思考的力量,发现不一样的自己。

读着这套读本,你可以跟着每一组文章前的“导语”,跟着文章后面的“问题”去发现,发现至上,发现最美。这不正是全脑阅读所期待的发现与思考吗?

最先举手的是最危险的——李玉贵

面对刚抛出的问题,一双双小手争先恐后地举起,这是老师课堂期待的状态吧?一个孩子的回答还没结束,又有高举的小手示意老师他们有话想说,这是令人兴奋的状态吧?

李玉贵老师害怕了!她关切地询问正在回答的孩子:“看着还有这么多高举的手,你紧张吗?”“其他同学,你们把手放下,你们这样的表现会让人紧张,让人胆怯。”“不要急着举手,思考一下,最先举手的是最危险的。”

最先举手的是最危险的,一语点醒梦中人!马来西亚的郭史光宏老师也有类似的深切体会,他说,大陆学生的举手动作让他感到侵略性,那强烈的竞争意识和表现欲望给老师也带来紧张感,这让他感到可怕。

大家格外注重热闹的课堂、激烈的课堂、学生外显的课堂,然而,安静的课堂有它的力量。   

先举手?先思考?

——杭州“天长”培训有感

南京市文靖东路小学   徐雅倩

每每以“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开头,就觉得很俗套,可事实就是如此,春耕秋拾,也很难不落俗套。就像我们的课堂,总是想上出新意,让听课的人眼前一亮,可无奈自己脑袋里的“货”就那么多,往往黔驴技穷。因此,当王特和我说有机会去杭州天长小学参加国际华文研讨会这个活动时,我欣然答应了,当看到日程安排时,我的内心更是激动不已,本次活动不仅仅是大陆地区的老师授课,还有来自香港、台湾和马来西亚的老师,真想看看“别人家”的课堂是怎么样的。特别是看到台湾李玉贵老师的《培养听说内省能力——以无字图画书为例》这一课时,我不禁回忆起了上半年在天津听到的一节绘本课。我拙劣的记忆力已回忆不起上课老师的姓名,却仍旧记得她在课堂上的一举手一投足,她幽默风趣的语言,绘声绘色的引导,把我们带入到绘本的世界。因此,带着无尽的期待,我踏上了前往天长的路上······

115,经过一上午的熏陶,我已感受到脑海中不同思想的撞击,体会到不同地域教育发展的差异性。午后小休,徒步到他们的东坡路校区,观赏着素有“天堂”美称的校园,睡意全无,只剩啧啧的赞叹声和啪啪的拍照声。孩子们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生活,该是何等的惬意。

终于等到了下午的课堂,看见了我期待许久的李玉贵老师。不同地域有不同的风土人情,同上次在天津见到的老师一样,台湾老师给我的普遍感觉都是那么清新、随意,让我想到了徐志摩的那句“我轻轻地挥手,不带走半片云彩。”说话的声音、动作,都让人感到那么随性,似乎这堂课他们就是信手拈来,不费半点力气。带着对这节课的无限遐想,我很快进入了角色,融入了课堂之中。课堂一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老师的一句话却敲击了我的心门:世界上最危险的人就是最快举手的人!我一下愣住了,因为之前的课堂一直进行的很有序,孩子们也很积极,投身其中,此时,老师却冒出这样一句话,让我很是不解。显然,孩子们也和我一样,被惊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仿佛在说:“难到我举手还错了?”当然,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课堂的进程,孩子们如期达到了学习目标,在我们看来,这节课有序而又精彩,匠心独运。可是,老师的那句话却一直回荡在我的脑海里,我把它记在本子上,一遍又一遍的反复默读,内心激荡不已。

在后来的沙龙研讨环节,老师直言不讳的说:“大陆的孩子太可怕了,居然想都不想就举手,在台湾,可不会有这么多孩子举手,他们会经过深思熟虑才发表自己的看法。是不是在你们平时的课堂上,就鼓励孩子一遇到问题就举手?”听到这个问题,我不禁涨红了脸庞。尽管知道她不是在问我,她在说的也并不是我的课堂,可是我仿佛被人剥光了赤裸在阳光下般难受。

在后来的听课活动中,我就此进行观察,发现往往举手越快的人给出的答案往往差强人意,而那些开始注意倾听,而后思考,继而举手回答的孩子反而能给出令人欣喜的答案。再以蒋军晶老师的课为例,虽然姗姗去迟,却一下子就被他的课堂吸引住了。也许是异性相吸的缘故,男老师的课总是让人觉得舒服、大气。他上的是一节读书会,说白了就是课外阅读课,但孩子们的分享却让下面的老师们自发的鼓掌三次而有余。犹记得一个孩子说:“你看着这个人,你看得到他的快乐,看得到他的可爱,可是,你看不到他的痛苦。”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话语出自一个五年级孩子之口。有人会问:这与举手有何关系?怪我说得不清楚,老师这节课上让学生发表自己的观点前,都会让他们先写下来,先写再说,这“写”就是思考的过程。若是省略了这“写”,想必要断送不少良词佳句,又怎能引来阵阵喝彩。课堂是学生的,我们该为之喝彩的就是学生!

反思自己的课堂,怕的就是学生不举手,有时候一个问题问下去,就害怕学生不说话,就害怕冷场,殊不知这冷场就是学生在思考的过程。记得有一回展示课前的磨课,问了一个问题后,班级里鸦雀无声,我立刻急了,不断地用语言去引导,生怕他们误解了我的意思。现在想来,我是“急了”,急了,却用错了方法,没有给学生一个安静的环境去思考,而是“赶”着他们去发言,“赶”着他们去说话,不管对错,就是让他说,现在想来,甚是可笑。

一个没有素养底蕴的老师是可怕的,一个“阻止”孩子思考的老师是可悲的!经常听大师们说“课堂上,要能沉得下来,只有你沉得下来上课,孩子才能沉得下来思考。”所以,作为老师吗,我们应该带着孩子体悟语文味,用儿童的视角,用独到的语文意识,帮助学生寻找到语文学习的支点,让孩子在思考中自由投入品赏,感受情趣,美好和意义,获得语言与精神的共生共长,从而走向更加温暖的远方。